爇香居主

2017年02月09日

 

2017年02月09日 - 爇香居主 - 爇 香 居

 

2017年02月09日 - 爇香居主 - 爇 香 居

 

2017年02月09日 - 爇香居主 - 爇 香 居

 

2017年02月09日 - 爇香居主 - 爇 香 居

    


                            十五年風雨琢磨,世界真的變了

      

      十五年前到西山是一個误会。當年來雲南不知所以,正當農歷三月,廣大雲南群眾結伴出遊。聽友人勸西山好遊,樂眾甚繁,便輾轉而至。
      當時雲南還不像現在繁華,私人餐廳與大巴還有國營風範。太約用了兩個小時,大客車開到西山腳下,上筇竹寺還要一小段山路。依山而行,唱得鬆唱韶韻竹念和音。山路回頭處,竹林掩映之下的山門亭亭玉立。一幅幅對聯匾額筆走龍蛇,字裡行間千秋變化,古杉參天鐵馬清瀝,景色自不必說,古韶之尚心曠神怡。信步來到後院羅漢堂,被佛像驚得怔住。二百五十尊羅漢泥像一氣貫穿神釆奕奕,或參禪、或持咒、或神通、或變化、或商議、或計較,或談天,或嬉戲,簇擁圍繞莊嚴殊妙的孔雀明王如來坐像。因為殿堂深邃,久久瞻仰好似隔世靜若有聲暗如眸轉。直到走出殿外,驚出一身冷汗,乃至今天莊嚴鮮活的造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仍在心中澎湃。
       今天又上西山,約車直上寺前。山上的松濤來不及聽,杜鵑也不得空賞,隻記得車如流水溢滿山路,路上司機和我說,二十年前一場大火寺裡所有的寶貝都燒沒了,赤災之前筇竹寺昆明第一。
       山門的匾新上的紅漆,鮮艷蒼白。抱柱匾額有增無減,可氣韻不比從前。依次第拜過,繁華包裹之下悲涼破敗油然而生。最後存下一份私心,以為羅漢是國級瑰寶,不會生變,然而沒想到不知是何方善人把羅漢以加固層架的手段整齊排列。可悲!之前的遊人喧嘩,義工的衣冠不整,茶座的杯盤狼藉種種我都看化,可羅漢的悲劇讓心涼透了。本來是一組真實生命的寫照,現在卻變成了一尊尊冰冷自私的泥塑。可悲!
步行十裡路下山,嵐風凜冽艷陽高照。說不出心裡的悲涼,隻靠代謝熱量才能不再難過。
回程的路上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記錯了,寺院常住沒有改什麼隻是我的記憶將過去神化美好了?於是上網找來十五年前左右的圖片與我當時鐫刻在心裡的樣子相差無幾。原來是這些國之瑰寶的命數如此,非人之過。可悲!
      惟有海島位的義薄雲天紅的真切,還有山門抱柱上寫的入心:步步小心須防石頭路滑......

2016年12月15日

                  千樹萬樹梨花開

 

    今年,經歲忙碌。雖然努力將心放在安然之處,可經不住八風夯勁常難自持。有時青山隱隱,有時秋雨梧桐。

    最近,事有變故。借此機會抽身趁早。找一方淨隅,收拾殘山剩水,看人笑我哭。世事無常這四個字說來不及一秒,諳熟卻要經歷整整一生。近來聽到的許多故事,有的是四郎探,有汾河灣,有的是空城計,有的是鍘美案。是是非非恩和怨,都源自不平與前嫌。雖說我是笑看青山黃又綠,可到頭來一樣是更為兒孫愁新糧。

    半隱居的日子應該堅持不了多久了。雪已照破豔陽,心魔已經逃出手掌。偶爾思念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可回頭看這一席癡兒女,又怎能忍心全拋下……